槿白さん

〔冷战〕待

*冷战露米
*大概是国设
*( ’ - ’ * )别问我我也不知道我在写啥
*是不是玻璃我不知道反正挺短的

冰冷潮湿的地下室,外界的阳光连一丝都无法透过进来。

只穿着件已经破得不成样子又沾满血迹的单薄外套躺在地上的人缩成一团,睡梦中似乎也充满痛苦。

地下室的门突然被打开,有阳光透过门外的窗子偷偷跑了进来,不过随着地下室的门再一次关闭的时候又消失了。

来人踏着军靴与地面碰撞的声音哒哒作响,不紧不慢带着某种不知名的自信,躺在地上的阿尔弗雷德·F·琼斯听得更加清楚,在门打开的前一秒他就已经醒了。但他仍背对着来人躺着,在对方先开口之前,他绝对不会先有动作。

来人在他身后站定,阿尔弗能感受到他落在自己身上灼热的眼光,甚至能想象出对方嘴角勾起的弧度。

……

“我的小英雄,你就打算不打算回头看万尼亚一眼?还是说……你对万尼亚居然这么信任吗,把自己的后背全部交给我?”

沉默了不知道多久,背后的上方终于传来了对方软糯糯的声音,当然— —又危险至极。

阿尔弗当然知道对方的危险性,他大概已经失去等待的耐心了。

这时候要是继续不管不顾的话,自己说不定会就这样死在他手上。

也许可能不会。

阿尔弗咳嗽两声,突然从地上跃起,一个有力的直拳就向对方袭去。

意料之中,对方微微歪头躲开了,手也稳稳地抓住了阿尔弗的手腕,侧目看着他手上握着的匕首。

“小英雄还是和往常一样的不安分呢,不过这个时候还有这么大的力气……真好呢。”

阿尔弗微微皱眉,挣脱开手跌坐回地上,他的嘴唇现在几乎和他的皮肤一样白了,嘴角的血液的颜色显得十分鲜明,那是刚才他咳嗽咳出来的。

“北极熊,如果你还是要来劝hero投降的,就趁早滚出去吧。美/利/坚永不会屈服。”

伊万·布拉金斯基在他面前蹲下,雪白的长围巾垂在黑色的地上。

紫罗兰色的双眸里是阿尔弗不能全部看懂的东西。

傲慢,藐视,侵略……还有什么?

伊万突然倾身,吻上阿尔弗的唇。

也许那几乎不能算是吻,是咬。

粗暴的吻,在阿尔弗的牙关被撬开的时候,唾液混合着的血腥味瞬间蔓延整个口腔,有他自己的血,还有伊万·布拉金斯基的。

阿尔弗在莫斯科的雪地里行走,身上依旧只有那件单薄的破烂外套。他在等待美/利/坚的上司派来接他的飞机。

“万尼亚可不想被说成用阴险的卑鄙方法杀死了自己的对手呢。美/国,现在的你可真是太弱了。”

该死!

阿尔弗握紧拳头。

伊万看着刚下完雪的莫斯科的天空掠过,带着星条旗的直升机微微勾起嘴角。

我的小英雄,下一次与你的战斗,会是什么时候呢?

作为俄/罗/斯和美/利/坚。

END.

评论(2)
热度(20)

槿白さん

嘿你好w我是槿白 |・ω・`)
感谢你愿意点开w恭喜你发现了一条可爱的粘锅咸鱼
也许算是个文手吧x
懒癌晚期/傻白甜专业户
起名废/一般文的标题都和内容没太大关系……
攻受无差者 无攻受洁癖 吃的cp全部可逆
cp洁癖略重 宁逆不拆 固定cp党 拒绝3p及以上cp!!!
↑上面这行划重点

APH/耀厨/好茶本命/主朝耀

松/chorogirl osogirl/速度推/主おそチョロ

↑他们超可爱w我永远喜欢他们.jpg

谢谢你的喜欢呀
有幸遇你w

© 槿白さ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