槿白啊

〔速度〕对比色(上)

*大概得是好几个月前的东西了 还没写完先发上来 填坑随缘【。
*标题和内容没多大关系我实在想不出来了【

1.
放学铃已经响过了半个小时,终于等得不耐烦了的チョロ松提着书包站在おそ松的教室门外。

午后的晚霞透过走廊的窗户照进来映在地板上,一片橘红。

刚想走进去,下一秒连着准备说出口的嫌弃对方太慢的话都被硬生生中止。

只有两个人的教室里。

两个人同样沐浴在午后的晚霞中。

那个在校服里面穿着红色卫衣的长男挠着头一脸抱歉地对着对面红着脸低着头的女孩子说着什么。

本来低着头女孩子抬起头,手攥紧了裙角,摇了摇头又说了什么然后快步离开了教室。

チョロ松侧过身让女孩子出去,对方停顿了一秒轻声说了声谢谢又快步离开。

就是这一秒让チョロ松看见了她脸上的眼泪。

チョロ后知后觉地微愣,虽然没有听清楚,但不用想都知道发生了什么。

是个长得很可爱的女孩子啊。
2.
チョロ松还在愣神的时候,おそ松已经提着书包跑过来一把搂住了他的肩。

「抱歉チョロ松,等很久了吗?作为补偿请我吃冰棒吧?」

「拜おそ松哥哥所赐,我连本来计划好去书店的时间都没有了」チョロ松甩掉了おそ松搭在自己肩上的手,狠狠捏了一把他的脸,不理对方的惨叫和抱怨转身就走。「回去吧。不然又会被爸妈骂的。」

才走了没两步,身后响起哒哒的脚步声,下一秒那只手又出现在了チョロ松肩上。

「诶?チョロ松不好奇那个女孩子是谁吗?你应该看见了吧?」

「根本不需要好奇吧?可惜了多可爱的一个女孩子,居然还喜欢上了おそ松哥哥这个混蛋。而且居然还被拒绝了。」

「太过分了吧,关于混蛋这点チョロ松你也没有资格说我吧?而且我还是为了チョロ松才拒绝的哦?」

チョロ松的心跳突然漏了一拍,表面上依旧还是平静的开口「为什么说是为了我?我也并没有让おそ松哥哥拒绝吧?话说有人会喜欢おそ松哥哥可真的是超——难得啊。」

「因为如果有了女朋友就不能和チョロ松天天在一起了啊?我们可是搭档啊。」

啊……是搭档吗。现在的他们还算是吗?

「去死吧,别自作多情了,我已经从恶童正式毕业了,才不想和おそ松哥哥你天天在一起呢。」

「诶——?!明明还不是每天都会来和我一起吃饭回家……」おそ松不满地嘟囔,「那哥哥就去追回那个女孩子说答应她了哦?」

チョロ松的脚步微顿了一下。

明明知道对方只是在开玩笑,但不知因为从刚才开始心里就一直在的不知名的烦躁,还是别的什么东西,他猛地拽下おそ松的手。

「你烦不烦!那么就去啊!和我又没有什么关系!反正おそ松哥哥能脱离十几年的单身也很开心吧!」

话说出口,连チョロ松都愣了。

他们俩虽然经常吵架,不过自从那件事之后改变的チョロ松情绪这么激动还真的是不多见,声音大到几乎是吼的。

他听见おそ松啧了一声,没有说话。

チョロ松皱起眉头,随即甩下他加快了步伐。

3.
直到回到家才开始后悔。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チョロ松。」

チョロ松拉开门,其他四位兄弟似乎早已到家了。

烦躁地抓着头发,坐下后顺手把书包和换下的校服丢到一旁。

想到了什么,过了两秒终于又站了起来老老实实挂好衣服放好书包。

他真的是个笨蛋啊,到底在不开心什么啊,他有什么可不开心的。

居然为了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情发脾气了。

可是心里不知名的烦躁和不知道什么加入的酸楚依然在,两者和愧疚自责搅和在一起,惹得チョロ松的眉头紧皱起来。

「……对不起。」他听见自己轻声道。

「欢迎回来……诶?おそ松哥哥呢?」正在做作业的トド松抬起头来。

「……他还没回来,应该快了。」

「真罕见呢,おそ松哥哥和チョロ松哥哥没有在一起行动,明明每天除了上课时间都腻在一起……」

「……喂不要把我们俩的关系说得那么恶心好吗,只不过是一直同班比较方便而已。」

トド松意味深长的眯起眼睛「诶……可是哥哥们明明从小时候就是这样了诶……而且今年不是不在同一个班了……」

「别说了!才没有!」

4.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おそ松。」

「欢迎回来。おそ松哥哥。今天回来的有点晚……诶?おそ松哥哥,你怎么受伤了?」

「诶,没事啦,小伤而已,哥哥我才不会被这么点伤击倒的。」

「おそ松哥哥又去打架了吧?我只不过才一两个小时没看着你,你马上就惹事啊。真的是无药可救啊,反正这样下去以后肯定也只能是社会的渣滓吧。」チョロ松正想开口道歉,抬起头看见おそ松脸上的淤青只有一秒的担心马上被翻腾的怒气压了下去,在肚子里打好腹稿的话到了嘴里硬生生改成了尖酸刻薄的讽刺。

他深呼一口气,不等おそ松说话,站起身来,从站在门口的おそ松身旁走过「我去找点东西吃。」下一秒门被“啪”地狠狠关上,连最后一个音节都没来得及完全飘进来就连同チョロ松被那扇门隔绝在外。

几分钟后冷静下来的チョロ松站在门外恨不得捶自己脑袋。

应该道歉的啊,他居然又出言伤他了,这样不就让おそ松认为他更生气了吗。

……晚饭过后去道歉吧。

5.
おそ松看着チョロ松愤愤离去的背影,差点想抽自己一大嘴巴子。

这张嘴,少说点话是会死吗。

一顺口就把拒绝那个女孩子的真正原因说出来了,不过好歹糊弄过去了。

结果又把チョロ松惹毛了。

虽然实在不懂他为什么生气……难道是因为没有女孩子表白过?女孩子……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おそ松又皱起眉头啧了一声。

如果是チョロ松知道的话,一定会吐槽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站在作为兄弟的立场吃这个醋的?

不过他,大概永远不会知道啦。

因为是兄弟嘛。所以才没办法让他知道。

回去吧。おそ松想。回去和他道歉。

回去的路上路过了久未光顾的小钢珠店,おそ松突然想到自从チョロ松突然转变之后,因为一直在一起,チョロ松不允许他来所以很久没有来了。

今天倒是个难得的好机会。

おそ松在门口站了两分钟,终于还是没有进去。

啊啊,他不在,连打小钢珠的心情都没有,反正这样的状态一定会输光的吧。

还是回去吧。

6.
「哟,松野おそ松。好久不见啊。」

おそ松习惯性的拐进一道小巷,是每天回家都会为了早点回家防止被骂而抄的近路,却看见两三道人影站在不远处。

其中一个还背过身站着,想必就是发话的人了。

一听声音都知道来者不善。

大概是来报仇的?

因为已经是秋天,此时此刻天色已经快暗了。没有路灯的情况下おそ松看不清他们的脸,听声音一时半会也想不起来这几个人是他和チョロ松什么时候在哪打过的。

“你们谁啊?”

“哼,弱鸟不配知道我的名字。”

おそ松嘴角一抽,想起某位兄弟。

“哦?那算了,你们玩着,我走了。”

耳边突然掠过一阵风,おそ松眼神一沉,飞快转身大力抓住那只手,顺着对方打过来的力气拉过来屈起腿就是一膝盖撞向对方的肚子。

趁着对方痛得卸力捂住肚子,还没来得及蹲下便松开抓着对方手腕的手照着门面就是一拳,不知是因为心情不好还是什么,他这一拳用的力道格外地大,以至于对方立刻鼻血横流,他的手也很疼。

おそ松这才暂时放过这个人,甩甩手退后两步看着其他被吓愣的两个人。

“你们可以一起上。很晚了我不想一个一个解决,我还想快点回家呢。”

刚才背着身装逼此刻还蹲在地上捂脸和肚子的人艰难地站起身。

“一起上!”

也许是太久没动手了,おそ松有点高估自己,虽然おそ松别的不行打架在行,但毕竟手和脚合起来都没有对方的手多。虽然最后还是解决了三个人,但是自己也挂上了彩。

「啊……」看着几个人远去的背影おそ松才挠挠后脑勺后知后觉地懊恼起来「之前明明和那家伙约定过不再打架的了,这下糟糕了,这幅模样回去肯定又要被烦人的チョロ松数落一晚上了。」

7.
虽然约定什么的也是被逼的啦。

那场景おそ松依然历历在目,那种恐怖的感觉深深刻在了脑海里难以消散挥之不去。

チョロ松的武力值和他不相上下,而且那家伙如果生气起来おそ松也打不过他。

不过也是以前了。自从那家伙“金盆洗手”过后,再也没动过手,为了逼他答应约定,除了睡觉上课无法说话的时段,天天都坐在他身边念叨,从天说到地,从地球的东半球说到了西半球,从北极说到南极。连一起吃饭上厕所的时候都不放过!整整说了一个星期。

おそ松感觉自己无意中都被迫涨了很多知识。他都不知道チョロ松是什么时候在他不知道的时候看了那么多书。

他在自己的耳朵生成茧子之前终于妥协,对方这才满意,おそ松这才换得耳根子的清静。

这家伙,明明骨子里的劣性根子还在啊。
8.
おそ松回到家,对方看见自己毫无意外地露出阴沉的脸色。

真正意外的是,第一眼的时候チョロ松脸上的愧疚。

这家伙……按照以往的情况,一般这种情况下不是应该还在生气吗?

然后等他回来更上一层楼。

虽然不知道自己之前到底怎么把他惹毛了。

不过也是几秒前的事情了,这会对方摔门而去,想必真的是很生气了。

チョロ松有一点是从小到大都没有变的。

大概是很重视约定过的事情,所以基本おそ松每次和他拉勾之前都会先深思熟虑其中的利害关系。

七岁的おそ松和チョロ松第一次拉勾。

「以后和对方约定过的事情一定要做到,包括现在约定的这件事情。」

TBC.

评论
热度(21)

槿白啊

人间和你一直值得。

自娱自乐。成长中。用心吸粮,用脚摸鱼
不用fo

© 槿白啊 | Powered by LOFTER